毛泽东《给彭德怀同志》诗的两个版本都真
2017-03-11 20:53:40
  • 0
  • 0
  • 0
  • 0

毛泽东《给彭德怀同志》诗的两个版本都真

编剧赵华

毛泽东大帅和彭德怀大将在延安


  毛泽东诗词中唯一有两个版本的诗《给彭德怀同志》

  毛泽东诗词中唯一有两个版本的是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分别为:

  【版本一】

  山高路远沟深,骑兵任你纵横。

  谁敢横枪勒马,唯我彭大将军!

  【版本二】

  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据《党史博采》王树人《毛主席<给彭德怀同志>一诗为何隔半个世纪才发表?》一文介绍,“版本一”出自1970年彭德怀撰写的《彭德怀自述》。彭德怀回忆说:“在红军到达陕北吴起镇时,击败追敌骑兵后,承毛泽东同志给予夸奖:‘山高路险沟深,骑兵任你纵横。谁敢横枪勒马,唯我彭大将军!’(标点是我加的。)我把最后一句改为‘唯我英勇红军’,将原诗退给毛主席了。”“版本二”则最早出自杨得志任司令员的冀鲁豫军区政治部《战友报》,1947年8月1日据一些老同志的回忆,未经毛泽东校阅发表的《毛主席的诗》。1957年2月6日,浙江省文联文艺月刊《东海》编辑部致函毛泽东,准备发表此诗,请毛泽东校阅,并在注释中说,该诗是红军攻克腊子口后,毛泽东在发给彭德怀的电报中写的。毛泽东回信说:

  编辑部同志们:

  记不起了。似乎不像。拉子口是林彪同志指挥打的。我亦在前线,不会用这种方法打电报的。那几句不宜发表。《东海》收到,甚谢!

  毛泽东

  一九五七年二月十五日

  正因为1957年毛泽东说“记不起了”,“似乎不像”,“不宜发表”,1959年彭德怀又遭错误批判,此诗在毛泽东生前就再未公开发表过,也就没有毛泽东本人的“校定版”了。

  《党史博采》王树人的文章认为,彭德怀在《彭德怀自述》中回忆1935年10月21日毛泽东首次写下的“版本一”不可靠,应以1947年8月彭德怀指挥西北野战军于沙家店歼灭国民党军三十六师后,毛泽东在陕北佳县东原村召开的旅以上干部会上高度赞扬彭德怀的指挥才能,在会议休息时重新写给彭德怀的“版本二”为准。

  笔者认为王树人的这个判断不妥,即两个版本同样可靠,都是真的。

仿毛体《给彭德怀同志》诗


  彭德怀1954年的回忆有误,1970年的仔细回忆可靠

  据原彭德怀办公室作战参谋王亚志回忆,1954年八一建军节,一个大军区部队报纸刊载了这首诗。王亚志向彭德怀求证。彭德怀说:“当时我军初到陕甘,马家的骑兵对我军进行窜犯。对马家的骑兵要不要给他个打击,是当时面临抉择的一个问题。”彭德怀还说,当时他和毛主席就这个问题拟写了一份电报,主张给马家骑兵一个打击。电文中提到陕甘地形时,有“山高路远沟深”字句。电报送发后,他就去看地形。回来看到桌子上放着毛主席写的这首诗。第一句恰好是电文中的字句,但“沟深”改成了“坑深”。彭德怀还说,那时毛主席除抓紧时间读书外,经常挥笔写诗写词或写别的什么。一有空就总是写呀,写呀,写个不停。

  曾在彭德怀任司令、毛泽东任政委的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任作战科长的伍修权则回忆说:打仗那一天,毛主席带着警卫员和通信班到彭德怀指挥所,由伍修权陪着毛主席走到阵地。直到枪声慢慢移向远方,毛主席才放心地回到营地,并写了这首赞扬彭德怀作战指挥才能的诗。

  据王树人文章介绍,红军陕甘支队到达吴起镇的次日,宁夏、甘肃军阀马鸿逵、马鸿宾不甘心他们在六盘山的失败,派五个骑兵团跟上来,企图阻止中央红军与陕北红军会师。毛泽东决定消灭这个“尾巴”。于是1935年10月20日,彭德怀亲自指挥陕甘支队第一、第二纵队,在吴起镇西北五里沟口设伏。21日上午,马鸿宾的三十五师两千多骑兵进入伏击圈。彭德怀一声令下,红军战士居高临下向敌骑兵开火,午后击退敌人,共俘敌官兵七百余人,缴获战马百余匹,迫使敌人远离了陕北苏区。

  根据以上情况,彭德怀1954年对王亚志的求证,只说毛泽东将电报中的“沟深”改成了“坑深”,完全肯定了“版本二”。而他1970年的回忆,则提供了“版本一”。也就是说,彭德怀1954年时记错了,误将“版本二”当成了“版本一”。直到1970年他被隔离审查,才有充分的时间,经深入、仔细的回忆,“还原”了完整的“版本一”。否则,根本就没人知道此诗还有个“版本一”,彭德怀还能找谁去核实呢?

延安时期毛主席经常挥笔写诗写词,总是写呀,写呀,写个不停


  毛泽东《给彭德怀同志》诗的两个版本都真

  再看“版本一”的诗句:“山高路远沟深,骑兵任你纵横。谁敢横枪勒马,唯我彭大将军!”首句“山高路远沟深”来自电文,完全符合战场情况,多半就是此“六言诗”灵感的直接来源。次句的“骑兵任你纵横”,则是实际敌情。两句话就写明了险恶的“战场”和骄纵的“敌情”。后两句就是“我方”红军的对应。任你马家骑兵如何骄纵,我彭大将军就敢横枪勒马,率军阻击,打你个丢盔弃甲,落荒而逃。因此,“版本一”完全写出了1935年10月率军重创马家军骑兵的“彭大将军”威武英姿。

  再看“版本二”的诗句:“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这是1947年8月彭德怀又率军歼灭胡宗南整编三十六师后,毛泽东第二次写给彭德怀的。而彭德怀退还给毛泽东的“版本一”不在毛泽东手边,很可能已经丢失。于是毛泽东就依据12年前的模糊记忆,写成了与“版本一”不同的“版本二”。“版本二”的首句“山高路远坑深”,已与1935年电文中的“沟深”不同,很可能是记错了。次句的“大军纵横驰奔”,则已非1935年“当时”马家军两千骑兵的敌情,而是1947年“此时”几十万胡宗南“大军”的敌情了。第三句来自《三国演义》第25回的“颜良横刀立马于门旗下”,比“版本一”毛泽东随手写下的原创语“横枪勒马”常见得多。而且相比于静态的“横刀立马”,“横枪勒马”动感十足,更有气势。只有第四句“唯我彭大将军”不变,当然因为此句是对彭德怀的高度赞赏,毛泽东记忆最深。

  总的看,除了末句对彭德怀的高度赞赏完全一致,这两个版本赞叹的是相隔12年、彭德怀指挥的两场漂亮仗,已非同一首诗,而是比较近似的两首诗了。换言之,这两个版本已不能看成1935年版是初稿,1947年版是二稿了。

  至于这两个版本哪个更好,笔者认为还是“版本一”更精彩。尤其是毛泽东原创的“横枪勒马”短语,更能表现“彭大将军”霸气十足、气吞山河的大将英姿。“版本二”若无“版本一”做对比,也已很精彩。但“坑深”显然不如“沟深”,“横刀立马”更不如“横枪勒马”,“版本二”略逊一筹。也许正因为毛泽东对“版本二”似乎不像他初次写的“版本一”,对这个再次写的“版本二”不大满意,才说此诗“不宜发表”?

  因此,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9年8月第1版的《彭德怀自述》把1981年版《彭德怀自述》中的这首诗改为“版本二”,实属篡改——既不尊重彭德怀原稿,又将本属“红军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这两个不同时期的两首“近似诗”,混同于一首诗了。

  笔者认为,这两首诗都该收入毛泽东诗词集。可重新命名为《给彭德怀同志诗二首》。“其一”为1935年版,“其二”为1947年版,并分别加以注释。


参考文献:

毛主席《给彭德怀同志》一诗为何隔半个世纪才发表?

http://www.toutiao.com/a6395711847719256322/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