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学的“至简医道”究竟是什么
2017-03-08 10:09:47
  • 0
  • 0
  • 0
  • 0

中医学的“至简医道”究竟是什么

编剧赵华

大道至简,道法自然


  一,中医学既非“玄学”,亦非传统“文化”

  延安时期毛泽东曾说:中国对世界有三大贡献,第一是中医,第二是《红楼梦》,第三是麻将。虽然毛泽东认为“中医不比西医差”,但又认为中医言气脉,理太微妙,常人难识,故常失之虚。因此新中国成立后,他希望中国医学界“以西方的近代科学来研究中国的传统医学的规律”。

  但事实证明,靠西方的近代科学研究不了中医学的规律。为何?因为西方近代科学是缺乏“系统思维”的“机械还原论”分科“碎片之学”。而中医恰恰是具有“系统思维”的“天道系统医学”。因而,要靠西方近代科学去研究中医学规律,等于要靠“小学知识”去研究“大学课程”,实在是超出西方近代科学能力的过高要求。

  然而,源于老子“天道系统学”及《易经》阴阳五行等“系统论”学说的传统中医学理论,也确实过于“高深”,理太微妙,常失之虚,超出普通大众的理解能力。所以中医黑斥之为“玄学”,中医粉则答之以中医是传统“文化”,均未将中医学归入“医学”的殿堂。

  那么,作为“天道系统医学”的中医学,其根本规律究竟是什么?笔者认为应该从总体上去把握,即从老子“天道系统学”的“大道至简”根本规律,从中医学是“至简医道”上去认识。

至简古中医


  二,中医学的“至简医道”究竟是什么

  何谓“至简医道”?就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医道,就是不搞“繁琐论”的医道。

  很显然,分科越来越细,疾病分类越来越繁复的西医就是“繁琐医学”。即便如今大热的西医“免疫疗法”,也不是依靠“人体免疫系统”自主治癌的简单疗法,而是企图通过对免疫细胞的基因改造,让免疫细胞去识别和清除癌细胞之类。也就是说,西医要么让“人体免疫系统”靠边站,要么以强行改造“人体免疫系统”的手段“治病”,实属“越俎代庖”。

  而作为“至简医道”的“天道系统中医学”则完全相反。中医始终敬畏远高于所有人类医术的“天道系统”之一“人体免疫系统”,绝不搞越俎代庖的“繁琐论”。“扶正祛邪”四字显示,中医永远将呵护及扶助人体“正气”放在首位。认为“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而一旦“正气”受损,只要采取有限的“扶正”手段恢复“正气”,“人体免疫系统”就会“自动祛邪”,“自愈”百病。即使病邪过盛,需要急救,也以“扶正”为主,略施“祛邪”手段“助愈”,绝不会越俎代庖,替代“人体免疫系统”去一味“攻邪”。可见中医的“至简医道”,不过是“扶本助愈”,始终注意充分发挥“人体免疫系统”的“自愈”功能,“三分治,七分养”,“七分治人,三分治病”,“不断扶正,适时攻邪”,始终注意不以“攻邪”手段伤正、伤本,伤害乃至摧毁“人体免疫系统”,置病人于死地。

  由此可见,中医是以“扶本助愈”手段协助病人的“人体免疫系统”去“自愈”百病,而非强行替代病人的“人体免疫系统”,采取无数繁杂的手段去“治疗”疾病,属于护人“曲线治病”。那么,还有比中医这“执简驭繁”、巧妙地让“人体神医”自己去“治病”的医术更简单的“医道”吗?

  “以繁治繁”的西医之所以至今没研究明白层出不穷的无数疾病的病因,之所以无法治愈无数疾病,之所以制造出了无数“医源病”和“药源病”,不就因为西医不敬畏远高于所有人类医术的“人体神医”,让“人体免疫系统”靠边站,甚至企图强行改造“人体免疫系统”,始终在伤害乃至摧毁“人体免疫系统”,以致置病人于死地了吗?


  三,中医的“至简医道”源于对人体“卫愈系统”的正确认识

  众所周知,西医是建立在西方“机械还原论”“科学”基础上的医学。因此,西医对于“人体免疫系统”的认识就不是“系统论”的。所谓“免疫系统”概念,就是“以偏概全”的错误概念,只有“免疫防病”的含义,缺少“自愈”百病的含义。而有“系统思维”的中医则认识到“人体元气系统”既有防卫外邪的强大“免疫功能”,又有自愈百病的强大“自愈功能”,即视“人体元气系统”为“防卫自愈系统”。所以才“医法道”、“医法自然”,以“扶正祛邪”、“扶本助愈”为最高医疗准则。

  如今在“系统论”的影响下,西医也逐渐认识到人体有“自愈系统”了,但仍未将它与“免疫系统”合为一体,形成“防卫自愈系统”即“卫愈系统”的统一概念,因而在总体上仍未将西医提升至“扶本助愈”的“天道系统医学”层次,仍然延续着用全属“毒药”的化学西药伤害、摧毁人体“卫愈系统”的错误医疗路线,不知何时才能醒悟?


  四,中医“至简医道”的四大“扶本助愈”手段

  中医“至简医道”的四大“扶本助愈”手段为砭石(刮痧、拔罐等)、艾灸、针刺和汤药。

  前三种手段是“物理疗法”,以刺激无形“生命元气”指挥运行的“经络”系统扶本助愈。所谓“是药三分毒”,凡可用不吃药的物理疗法扶本助愈的,就不用汤药,属于“至简古中医”。1822年无知的满清道光皇帝废止针灸之后,近代中医尤其是看不起“铃串草医”的所谓“儒医”一味只用汤药,已在“医法道”、“医法自然”的“天道系统中医学”正道上后退了一大步。文革“赤脚医生复兴中医群众运动”的“一根针,一把草”,曾经短暂恢复过先针灸、再汤药的“至简古中医”,却被一味西化的“改开运动”扼杀了。

  至于用汤药扶本助愈,中医的总原则是先扶正、再祛邪,始终慎用毒药。《黄帝内经》所谓“大毒治病,十去其六(用大毒药物治病,去病六分就该停药);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就是说药物毒性越大,越要少用、慎用。但对需要急救的则又敢于“以毒攻毒”,先起死回生,救活人命,再停用毒药。相比于砭石、艾灸、针刺“物理疗法”的“至简”,汤药的运用十分微妙,需要长期的中医经典学习和临床经验积累,似乎难言“至简”。但“扶本助愈”本身已属“至简医道”,汤药手段就不过是“简中之繁”了。


  (此文已在科学网刊《蝌蚪士》发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